章鱼面

周锐你叫他什么????

呜哇超级好看

市暖:

!不能用
迪士尼星黛露和杰拉多尼的拟人 | ᐕ)୨

【巍澜】赵云澜你到底把我的鱼干放在那里了 by大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四面储鸽: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鱼干了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妹有接




你回话了 (死猫 干什么?)
叫我滚蛋 (我忙着呢)
你办完事就回家 (打扰人恋爱遭驴踢)



可是赵云澜
你这个混蛋
你带沈教授 
去了酒店




你到底把我的鱼干放哪里了...(卡祖笛)




地毯找了 
花园也找了
连门口老李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大学路
龙城大学的教授真那么可爱吗...(卡祖笛)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特调处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饿得不行
赵云澜你在哪里




Sancta maria sancta maria
让这颗迷途的芒果回家吧
鱼干啊鱼干
你快快出现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 啦 啦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买一条
重新买十条(卡祖笛)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买十条
你就乖乖住在酒店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买十条
人家很忙的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买十条
你就乖乖去泡教授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买十条 
人家很忙的,(卡祖笛)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买十条
你就乖乖被人压倒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买十条
人家很忙的。 






赵云澜:死猫你讨打是不?



关于番番的一发小脑洞


小尤:“听番番说你会对猫狗卖萌哦?”

帅哥:“是啊,怎么了?”

小尤:“老公老公,你看我……喵~~~”

帅哥:“哼,傻傻的”


请配合最近两期番啊翻啊翻食用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这句话真是一点儿也没错。
连着看了两三个圈子,从小众到热门,从圈地自萌到乌烟瘴气,热度过去,剩下一地狼藉。
为了取得精神上的胜利,满足自己一时的冲动,骚扰挂人,颠倒黑白,断章取义,什么招数都用。
不礼貌而不自知,还想着镜子照别人,正是无耻之耻,无耻矣。

撒比真多,自己瞎还手那么长管东管西
日常聊天不算cp是吧?非要亲亲抱抱床上滚滚?
老九门开始就经常看到这位太太产出了,拼图有趣又不落俗套,看不下去被这样欺负。
挂评论里的所有tag警察

大梦初醒一场空:

面面俱到

五年后的你 04

令人动心

摸鱼玩家:

  五年后尤长靖买的房子,在弄景小区,他们住在9楼,门牌号为902。陈立农说:“隔壁的901就是陆定昊的房子。”


  尤长靖听了忙问:“那他现在在家吗?”


  他好长时间没有见到陆定昊了,也很想知道对方五年后是什么样子。


  陈立农拿上钥匙锁门,把手包递给尤长靖拎着,边说:“他参加了一个综艺节目,常驻嘉宾,要在那边录完十二期。”


  陆定昊很忙,他说一定要参加他们的婚礼,所以必须在那之前把节目录完。五年前的尤长靖,他说没什么好看的。


  尤长靖听完撇了撇嘴,心说等我哪一天回去,一定要把你芝麻糊都抢走。


  其他人陈立农也简单说了几句:“林超泽在国外,灵超和木子洋在北京,林彦俊在剧组拍戏,现在好像在横店吧。”


  “那我们呢?”尤长靖跟着他进了电梯,看他按下地下三层——这层一般是车库。


  “我们上海北京两边跑吧,你在马来西亚活动也蛮多的,我有时候会回台湾。”陈立农让他把包打开,从里面拿出车钥匙。


  “我们买了奔驰吗?”尤长靖看着那个标志。


  陈立农点头:“就是当年拍了那个广告片的GLA款,你说还蛮喜欢的。我也觉得这种SUV型的车比较实用,就买了。买了有两年了。”


  “什么广告啊?”尤长靖有点茫然,他们出道以后就去了美国训练,现在还没有回国,只能确定5月5号会有上海场的见面会,其他的都还不清楚。


  陈立农想了想,时间太久远了,他有点记不清:“大概是5月拍的吧,我们会一起拍一个梅赛德斯-奔驰的广告。”


  “喔。”尤长靖还是有点期待的,有广告拍,那应该还不错吧?他还担心出道了以后会不会有活动。


  “那我们是就买了当时拍的那一款吗?”他又问。


  “不是,拍广告的是2018款,我们买车的时候是2021年,买的当年的新款。”


  电梯门打开,陈立农拉起他的手。


  “怎么啦?”尤长靖跟着他走出电梯。停车库很大,里面车很多,但没什么人。他觉得这种地方还蛮恐怖的,下意识也往陈立农身边凑了凑。


  “果然诶,五年前胆子比现在还小。”陈立农笑他,“你都不敢一个人下来取车,每次都要我陪。”


  “就、本来就很吓人啊。”尤长靖觉得这种没有人的封闭场所都很恐怖,而且遮挡物很多,看不到另一边是什么。有时候突然冒出一个……不能想!他抓紧了陈立农的手。


  “不要怕,这里治安很好。”陈立农安慰他,又笑,“虽然你怕的有可能是鬼,但鬼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可怕?即使出现,也一定是人假扮的啊。”


  “不要说了。”尤长靖小声道,又把他胳膊搂着,和他贴得很近。


  陈立农觉得很好玩。五年后其实尤长靖的胆子大了不少的,只是不敢一个人下来,但有人陪的话,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哪会吓成这个样子?


  “你说,我如果现在——”


  “你敢吓我我就凑你!”尤长靖打断他的话,一双大眼睛瞪着他,态度很坚决,“我回去以后就不理你了。”


  “我不会吓你啦。”陈立农忍笑道,摸摸他的头,又摸了一下他下巴,“我是说,我如果现在吻你,你是不是会忘记要害怕?”


  接吻是一件转移注意力的好方法,陈立农有时候觉得他这样胆小也不行,总会有需要他自己一个人的场合。他可以陪他,但更想让他通过锻炼,把胆子练得大起来。所以他时常会拉着他去走夜路,故意从很黑的巷子里面穿行。


  尤长靖都很害怕,一开始紧紧抓住他的手。陈立农就在最黑暗的地方,吻他。


  接吻会让尤长靖忘掉一切,忘掉害怕。他后来再走夜路,有时候脑子里想的就会是陈立农吻他,不会只有恐惧。


  甚至陈立农还会挑一些恐怖的音乐,或者是放一部恐怖电影,和他做很亲密的事。


  做那件事比接吻更加需要专注,而且接吻一般几分钟就结束了,做一场下来,却需要一两个小时。


  电影放完,正好结束。


  尤长靖后来慢慢就习惯了,还很适应,并且看到屏幕上的有些画面还会笑场。因为这种行为,真的很奇怪。他一想到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下做这种事,就觉得很好笑。


  陈立农随他笑,只要他还有力气。


  这办法成功地让尤长靖对恐怖电影和鬼屋一类的东西不再畏惧。


  当然他还是不会去电影院看恐怖电影——因为这种调//教的副作用,就是会产生条件反射。


  


  陈立农此刻问他:“我如果现在吻你,你是不是会忘记要害怕?”


  尤长靖觉得……


  “会、会吧。”他偷偷地望了陈立农一眼,竟然还很期待。


  陈立农就吻了他。


  


  停车库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人在接吻。


  尤长靖真的不觉得害怕了。可能他的思绪,更多的还沉浸在陈立农喜欢他的喜悦中。他来到了五年后,发现他跟陈立农在一起了,他们正在同居,有过很亲密的关系。他们马上要结婚,可以在一起做任何事。


  这是极大的惊喜。


  除了即将到来的上海首场见面会,尤长靖想,没有比这更能让他高兴的事了。而那场见面会,他也是跟陈立农同台。他们人生的首场表演,将在同一个舞台,一同出演。


  尤长靖觉得很开心。


  他抱着陈立农,眼神很认真地说:“农农,我喜欢你。”


  陈立农看了他一会儿,问:“那我在你心里……有没有排到第三名?”


  “第三名?为什么是第三名?”尤长靖奇怪地问,又很直接地告诉他,“你在我是唯一啊。”


  他没有这么花心吧?虽然觉得很多人都很帅,可是……那个只是颜值的排名啊,要论喜欢的人的话,就只有陈立农啊。


  陈立农顿了顿:“你自己说的啊,我在你心里排第三。”


  五年后的尤长靖就是这么说的,每次陈立农问他,他就说排第三,又不肯告诉他前面两个人是谁。


  尤长靖总是笑,就很故意地说:“你只能排在第三啦!”


  陈立农最开始怀疑第一和第二是不是灵超和林彦俊,被他笑——“不是诶,怎么会是他们?我跟他们只是关系很好。”他说,“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在我心目中最重要的存在。从我三四岁的时候开始就是哦。”


  陈立农想,听起来是青梅竹马的样子。他就烦躁起自己的年龄,尤长靖三四岁,他都还没有出生。


  


  尤长靖不相信了:“怎么可能?我是以后变心了吗?”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啊?尤长靖忍不住绞起了手指,他这么坏的吗?


  陈立农看了他一眼:“不是以后,你说是三四岁认识的。”他打开车门,让尤长靖进去。


  尤长靖坐在副驾驶座上,还在想。本来他想开车的,看到车钥匙的时候想待会儿跟陈立农说自己来开。可现在他脑子里在想事情,就没有空去管这个。


  他想了半天:“可是我不记得三四岁认识了什么人啊?那都二十年前了,怎么会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我就只记得我三四岁的时候跟我妈妈一起去唱歌,我妈妈唱跑调,后来让我试一下,我居然能把一首歌完整地唱下来,是不是很有天赋?”


  尤长靖有点得意地问他,这是他觉得很骄傲的一件事情了。


  陈立农应了一声,看着前面的路。他心情有点不好,提起这件事就有些受到影响。他跟尤长靖在一起后不常吵架,感情也真的很好。这些小的介意他都放在心里。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一生只喜欢过一个人,只跟一个人在一起过。他没必要太在意这些。而且幼年的时候遇到的一些人,本身就可能一直都记着。他也记得小时候隔壁的哥哥和姐姐,他们带自己玩,也会一直记在心里。


  但他不会认为他们比尤长靖更重要。这是他现在想起来就很不高兴的原因——他其实心里一直搁着这件事。


  尤长靖看了一眼他的脸色:怎么办啦?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的气氛?刚刚明明还很甜蜜啊。


  他绞尽脑汁地想:到底是什么?到底为什么会说陈立农排第三?他心里能比陈立农更重要的,只有唱歌和……吃东西。


  尤长靖呆了一下,眼睛一亮,扭头转向他:“我说的该不会是唱歌和吃东西吧?”


  陈立农:“……”


  


  “你确定吗?”他还是有点怀疑。


  “我三四岁知道自己喜欢唱歌,也很有天赋。”尤长靖说,“时间对得上的。”


  “那你三四岁才喜欢吃?”陈立农觉得这人应该生下来就很爱吃东西了。


  “两岁我也不会记得啊!”尤长靖朝他喊,“你会记得你两岁以前的事情啊?”有记忆不都是三四岁开始嘛。


  


  好像说得通了,陈立农沉默一会儿。所以他一直以来,是在跟唱歌和吃东西这两件事情较劲吗?根本就不是人?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直接告诉他不就好了吗?他又不会不许他唱歌,更不会不让他吃——合理的情况下。


  “诶我不要面子的啊?”尤长靖好笑,“我天天对着你喊,农农,我很爱你,你在我心目中最重要,你听着是很爽,那我呢?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天天说了你很爱我吗?”


  “我说了。”陈立农道,“我经常问你,‘我今天很爱你,你爱不爱我?’”


  “啊?”尤长靖没想到他真的会说,一时有点理亏。他想了想,就回答了一句,“那我也很爱你。”


  这样你满意了吗?他想。


  谁知道陈立农扭头,眼中一片惊喜。


  


  “我今天很爱你喔,你爱不爱我?”


  “我也爱你。”


  


  ——他听到了。

一个小小的调情脑洞

婴儿车脑洞……不喜误入谢谢💕

ooc有 急刹车也有( ᵒ̴̶̷̥́ωᵒ̴̶̷̣̥̀ )轻喷

谢谢













(我也不知道应该空几行)















背景大概就是……尤橘已经同居了一段时间


小尤穿着长款的居家服,正站在凳子上翻找柜子上面的东西。感觉有点站不稳,看了看一直窝在沙发里的林彦俊喊道:“彦俊,过来扶我一把!”
正在按手机的少年站起来走到他身后,若有所思的盯着视线正前方的屁屁和白的泛光的大腿看了会儿……突然抬起双手捏住胖次的两边,就把小尤的胖次一把撸了下来。
“林彦俊你有事吗?!”
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下身的骤然失温让小尤感到又吃惊又羞耻。
可是林彦俊的双手并没有因为这一句无力的威胁而停下,反咬一口道:“你裤子干什么不好好穿好?”同时伸出左臂绕过前方,圈住了小尤的两条大腿,右手的手指则是从善如流的钻到了熟悉的地方。
“不可以这样辣!”马上理解了大灰狼意图的小白兔吃了一惊,立马放软了自己的声调,开始试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彦俊……这里,这里不行辣,窝站都站不稳,而且感觉好危险……”
然而坏心眼的大灰狼并不为之所动,仍是自顾自得在熟悉的甬道里摸索起来。
“好漂亮的褶皱……讲真,看几次也不会腻哎。怎么样,尤长靖,很舒服吧?”
交往的时间不短了,两个人都对彼此的身体很熟悉,立马感觉到情动的小白兔忍不住对没出息的身体和那个我行我素的家伙有点着恼了起来,嘴硬道:“没有没有没有……哪有舒服哦……”
“但是主唱大人,我必须提醒你”,林彦俊抽出手指,拨弄了一下精神起来了的小小尤,戏谑道,“你的……话筒已经立起来了厚?”
尤长靖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什么话筒辣!哎……你这个人真的……”
这样下去主唱大人的威严不保,哪能每次任由这家伙胡来呢?尤长靖心中暗道,决定先想办法从凳子上下去。他一手撑着柜门,试图先转过身来。
可是站在高处原本就重心不稳,这一回头速度太快,要看要倒下去,正前方的着力点就只剩下了小橘的脑袋。重心不稳的主唱大人不得不用双手撑着林彦俊的头的同时,苦恼得发现自己居然刚好把话筒送到了大灰狼的嘴边,恰恰怼在人家的酒窝上。
完蛋了完蛋了……看来今天是逃不过在凳子上这一趴了……看不到大灰狼表情的小白兔心中默默地念叨着。
“哦哟哟,你这四还要请我夜宵厚?”只听到林彦俊轻轻得笑了几声,继续说道“可是……晚饭我已经吃饱了哎?怎么办”
“你不要玩这些辣!!!到底想干嘛啊……”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又被耍了。
眼看尤长靖真的急了,林彦俊这才“好了好了”的把小小尤含了进去。

没了。(其实是不会写( ᵒ̴̶̷̥́ωᵒ̴̶̷̣̥̀ ))

主题大概就是毕业以后大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个人脑洞产物有些比较残酷不能接受的请不要看。。。以上



老零睡太多肌肉萎缩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狗狗当地下歌手养活老零
直男成为男公关部头牌
阿多被姐姐们捉回老家做牛做马再没出来
会长身体不好没熬过20岁,英年早逝。
敬人伤心过度,解散红月回家当和尚辅助住持哥哥管理寺庙偶尔画画漫画
会长死后桃李长大成熟,弓弦辅助桃李继承家业
涉涉成为魔术师,周游世界演出挣钱
由于红月解散,大将退出艺能圈开了家裁缝店专门接单做舞美道具,虎子和创妹留在大将身边工作
飒马毕业后接到几次演大河剧的机会,但是因为形象和性格太过固定打不开戏路最后慢慢失去人气,过得不上不下但是他心里并不太在乎
兔子出道后遇人不淑遭遇潜规则沦为rbq后黑化,踩着高层吸收资源成为一颗耀眼的新星
小光毕业时家庭遭遇变故急需用钱,恰逢♂男优筛选结果发现自己居然很有天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真白退出艺能圈成为普通的公司职员,偶尔会去看看涉的表演
双子成为搞笑艺人,偶尔接接mc发展不错,养活自己不是问题
lmq由于对真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情,被捉坐牢,目前还在服刑
司糖继承家业
Leo由于擅长作曲,成为某笑脸网站知名up主
岚姐继续当模特直到年老色衰,期间创立了自己的女装品牌并受到年轻女性的追捧
栗子对哥哥彻底失望后选择出国进修(回到东欧寻找吸血鬼家族)
ts四人一路中规中矩勤奋努力,发展成普通的偶像组合
千秋去演特摄片
puka回老家养鱼成为鱼塘主(78楼#(喷) )
翠翠由于干什么都没热情于是在家啃老
小忍长大后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当不了忍者的,但是年轻时文化课也没学好当不了公司职员,最后去玩具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